白兰鸽巡游记

梦里不知身是客

【楼诚au】不负10


私设。卡文🙃🙃湊点字数。







每天18点,明楼都会准时来学校接阿诚。自从开学后,他们就又搬到明楼的小公寓,对他们俩去学校都比较方便。而阿诚早上的游泳也改成了和明楼一起夜跑。
明楼喜欢吃粤菜,今天带着阿诚穿街过巷,去吃一家私房菜。提前订了位置,直接进了包间。实木的中式复古装修,仿佛带人穿越到民国时期。包间里除了餐桌,还有一套茶座。
“就我们两个人吃吗?”阿诚问道
“对啊,怎么?你还想和谁吃饭。”明楼每次点菜,从来不问阿诚想吃什么。这次也一样,但神奇的是每次上来的菜,阿诚都觉得很喜欢。
自从发现自己对明楼一无所知,阿诚便留心起来,希望尽快的了解自己身边这个人。
菜还没上,明楼就先泡起了茶。阿诚觉得,应该是自己泡给先生喝才对,但面对眼前这么多的泡茶工具,他又摆弄不过来。
大哥连泡个茶都那么好看,每个步骤都做得如行云流水。先生应该是传统的,喜欢书法,喜欢喝茶,还喜欢京剧。这样的男人一般比较保守。
阿诚默默的在心里下着判断。忘记了身为一个奴隶,可不应该评断自己的主人。保守,阿诚在心里把这个词划掉。大哥并不保守,保守的人接受不了SM吧。
英俊儒雅的绅士,阿诚又想到一个形容词,感觉很贴切。
“今天在学校怎么样?”明楼递过来一杯茶,是老人家爱喝的普洱。色泽深红得看不见底。却对身体很有益处。
“挺好的,今天上的课都能听懂。”
“你有心事?”
“啊?”阿诚摇摇头,想说自己没有,又想起先生要求他要坦诚,于是有点不好意思的说“我在想,先生您是怎么样的人。”
“哈哈。”明楼把阿诚拉进怀里“怎么问这种傻问题?”
“阿诚想知道关于先生的一切。”除了上次叫明楼起床那天的拥抱,之后他们都没有什么亲密的动作,阿诚坐在椅子上靠着明楼,不敢乱动。“同学一天到晚的找我打听明学长,哈哈,你知道吗?明台说他在学校有个外号,叫明楼他弟,把他郁闷死了。”
“我吧,我的身世有点复杂。”
“啊?”阿诚惊讶的看着大哥,明楼就知道他的小东西误会了“呵呵,不是你想的那种复杂。我爷爷是山东人,是个地主家少爷,原来在重庆经商。奶奶是北京人,然后他们在我爸妈很小的时候就在本市定居,我爸年轻时留过洋。然后我妈妈是苏州人。我外公是个军人,二战时立了功。所以我们明家背景有点复杂,然后各种文化生活习惯揉到了一起,就成了现在的我。然后职业嘛,你知道,现在和你一样是学生。经济来源除了大姐赞助还有奖学金,然后还有些投资收入。”
“喔。”阿诚听得似懂非懂。
“本来这边过年都是吃汤圆,但我们家过年都是一起包饺子。”
“我不会包。但我会吃。”阿诚说完被明楼刮了下鼻子
“还想知道什么呀?阿诚同学?”明楼像提小猫一样抓着阿诚的后颈“吃饭,好饿。”
“先生有没有女朋友?”
“呃,现在没有。”
“以前有?”阿诚追问,他真的只是好奇,真的。
“你觉得呢?”明楼反问
“有吧…”
“呵呵。”明楼显然不想提
“那,那大哥是处男吗?”
“咳!”明楼呛了一下,这是什么鬼问题!“吃饭!”
“是还是不是嘛?”阿诚不怕死的追问
“不是,行了吧?吃饭,食不言寝不语。”
“那大哥第一次是什么时候?”阿诚这么显然还不怕大哥,继续追问。
“大二?大三?忘记了”
“在哪里呀?男的女的呀?大哥利害吗?……”在大哥的眼刀下,阿诚只好埋头吃饭。

评论(6)

热度(5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