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兰鸽巡游记

梦里不知身是客

【楼诚au】不负5


私设,bdsm预警








鉴于阿诚这糟糕的学业和身体。明楼只能暂时放下自己的学业,和学校请了长假,带着阿诚回到明宅,开启密集训练模式。
听到明楼要暂时回来长住,明镜的欣喜和明台的哀嚎形成强烈的对比。天不怕地不怕的明台,唯独怕明楼。

“阿香,你在干嘛呀?快来陪我打羽毛球,无聊死了。”明台这会还是个圆圆的小胖子,最近迷上了打羽毛球,但是周末就没人陪他打了,只好拉着阿香做伴
“小少爷,你等会啊。大少爷让我把客房布置下。”
“谁要来住啊?啊,阿香!我也要换这样的多啦A梦的床单!”
“好好好,不过要明天喔,让大少爷给你也买一套。”
“喔。”大哥才不会理我呢,找大姐要又觉得麻烦大姐,想想还是算了。
今天明镜也难得早早回家。反而明楼和阿诚是回得最迟的。明楼早就和明镜打过招呼,说他助养了一个孤儿,叫明诚,今天也会一起回来。

阿诚有些忐忑,其实没有想过明楼会带他回家,会让他融入他的生活。一切都和想象中的不同。
敏感的阿诚能感觉到明镜的善良和对他的关心。明镜让阿诚随明楼叫她大姐,并让明台叫他阿诚哥。
明台拉着阿诚的袖子嚷嚷着“阿诚哥阿诚哥,吃完饭陪我打羽毛球。”
阿诚看了一眼明楼,看他点了点头,于是答应了明台。明台马上欢呼起来,说自己吃饱了。
大姐拉着明台“你吃饱了,你阿诚哥还没吃饱呢。你看阿诚哥这么瘦,让他多吃点。”
“阿诚哥,多吃点。”明台给阿诚夹了块自己最喜欢的鸡腿。
好温馨。阿诚第一次真实的感受到什么叫温馨。他啃着鸡腿,瞎想着不知道为什么明楼会成为S。

当晚,阿诚最后并没有和明台打羽毛球,他的厌食症发作,把晚餐吃的东西都吐个精光。心疼得明镜连夜想把苏医生叫来,但阿诚坚持说不用,他没事。出于对阿诚的尊重,明镜只好先暂时作罢,阿香熬些元贝粥让阿诚吃。又交代如果还是吐,就一定要叫医生了!
明楼直接把粥帮阿诚端到房间,见阿诚正坐在床沿发呆。
“在想什么?”
阿诚摇摇头“没有想什么。”
对阿诚没有如实回答,明楼感到不满。但明楼并没有马上发作,而是先让阿诚把粥吃了。
“告诉我,你在想什么。”明楼揉了揉阿诚的头发,这颗小脑袋里面都装了些什么,整天胡思乱想的。
“我在想,你们都好好人,很温馨,充满爱。”
“为什么是你们,不是我们?你也是一份子啊”
明楼的话让阿诚忍不住落泪,然后忍不住哭泣,到最后搂着明楼的腰痛哭起来,头靠在明楼的肚子上,蹭了明楼一身鼻涕。明楼轻拍着阿诚的背,让阿诚宣泄着情绪。也许是压抑得太久太久,阿诚一直哭到感觉自己快哭晕了才停下来。然后又破涕为笑。
“傻瓜。”明楼宠溺的在阿诚额头印了一个吻。
“阿诚,你记住,你和别人并没有什么不同。一样的普通,也一样的不凡。一样的会悲伤,会快乐。一样的需要付出努力来得到你想要的东西。”
“我不允许你再像以前那般放纵。接下来直到开学,我会亲自帮你补习功课。”
“是,先生。阿诚会努力的。”
“嗯,我已经帮你做好了计划表。发给你了。你自己调好闹钟。”
“是,先生。”
6点起床,然后是一小时的游泳,然后是一小时的背书和背单记时间(背诵任务明楼会另外每天布置),然后明楼8点起床,会先检查他的背诵成果。从9点开始给他上课,到12点,然后午饭和午休到13点半,继续补习到18点晚餐,20点到22点晚自习,23点睡觉。
阿诚想哭,他找个S是想要调教,调戏,调教啊!认命的阿诚宝宝乖乖的去睡觉了。

就在阿诚哀嚎的时候,明楼已经回到书房整理起资料。虽然明楼学富五车,但自己了解和教给别人,是两码事。而且还得帮阿诚找到一条捷径,让他快速提升成绩。但同时明楼又希望阿诚基础扎实,而不是一味的填鸭式教育。
要达到这一要求,明楼也需要做些准备。人生第一次对老师这个职业产生兴趣。


6点钟起床这个并不难做到。上学时他虽然不认真,但也是要这个点去学校的,只不过他会在课堂上补眠罢了。
5月份的上海,天气不太稳定,但基本上已经是入夏的趋势。再加上今天阳光很好,初升的太阳已经照亮大半片天空。虽然有些凉,但并不冷。
阿诚做完热身下水游了两圈,就游不动了。体能真差。都不知道自己之前打架为什么能赢。半泡半游的耗了一个小时。
洗完澡吃了点早餐之后,明诚开始背诵环节。背弟!子!规!
心里无限次吐槽,但是还是要背起来。一千来个字,1个小时时间背起来倒不是很难,但是背错一个字抽10下,还是让阿诚感觉到压力。

8点钟,阿诚准时叫明楼起床。
明楼竟然是裸睡的!阿诚感觉自己像穿越到某小片现场。明楼身上分布着匀称的肌肉,显然明楼自己也有建身的习惯。身材比例比专业男模还要完美。修长的腿夹着搂在怀里的枕头,阿诚最想看的重点部位被遮挡住,但是马甲线和翘臀已经是一道绝美的风景。明楼皮肤原来这么白。哇,之前都没发现,明楼睫毛这么长!
阿诚没发现自己口水都要流出来了,也忘记了要叫明楼起床。明楼突然睁开了眼睛,把出神的阿诚吓了一跳。
“大,大哥,起床。”明楼让阿诚在明宅,叫他大哥。阿诚其实更喜欢叫先生的。
“嗯…”刚醒过来的明楼嗓音有点哑,阿诚却觉得该死的性感。“帮我把衣服拿过来。”
阿诚一边走一边回头,可是他还是没有看到他想看的,明楼拉过来被子挡住了。哎呀,好可惜。
明楼望了眼闹钟,8点10分,“超时10分钟,该罚。”

评论(11)

热度(6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