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兰鸽巡游记

梦里不知身是客

【楼诚au】不负2


私设,bdsm预警















坐在明楼的副驾驶座上,明诚控制不住的发着抖。他极力的掩饰着自己的失态,望着窗外调整着呼吸,但并没有什么作用。是因为害怕吗?并不是。可能因为紧张,也可能因为兴奋,但没有害怕。他感觉胸腔里心脏快要跳出来。脑子也忍不住胡思乱想。
他会被囚禁起来吗?他会怎么调教自己?以前看过很多相关的视频,是不是会像里面演的那样对他?明诚更加紧张了。
刚好是红灯,明楼转头,看见啊诚像只小猫一样把自己缩在座位里,弱小却倔强的模样,触动他心里某一处的柔软。心疼的伸过手来扣住明诚的手,发现啊诚实际比看起来的还要更瘦,“别紧张”他轻声安慰并拉过明诚的手,放到唇边,在手背上印了一个吻。
明楼的手很暖,这个吻更是滚烫得烙进明诚的心里。让明诚心情一片晴朗。与自己的过往形成强烈的反差。原来以前竟不曾开心过。明诚闭起眼睛,不让自己的眼泪留出来。
他以前觉得自己并不应该来到这个世界。是外婆把他养大的,他有爸爸,虽然他从来没有见过,但每个月固定汇给他的生活费让他知道确实有这个人的存在。而他的妈妈在他还很懵懂时就弃他而去,割脉自尽。他已经记不起她的脸,回忆中只有一片血色。唯一让他体验到一点亲情的外婆,却因为忙于生计,对他无暇多顾。在几个月前,外婆也离开人世。
现在,身边这个陌生人成了他最亲的人,成为他留在世上唯一的羁绊。明诚却突然觉得心安。
明诚,他喜欢这个名字。

明楼对经济学研究有天生的狂热和天赋。仿佛他上辈子就是这方面的行家。所以不管大姐如果催促,他都迟迟不肯离校回到明氏集团效力。更是计划明年出国读博。为了方便,他在学校旁边买了套小公寓,当做宿舍。所以啊诚当然也陪着他住在这边。
说是小公寓,其实也有一百多个方,三房两厅带入户花园。三个房间被设计为一个主卧一个书房一个客房。所以啊诚暂时被安排住进客房。
明楼把钥匙顺手丟在玄关的架子上,脱了鞋往里走。几步后才发现明诚没有跟上来,正手足无惜的站在门口。
啊诚犹豫着要不要给明楼跪下,是不是应该爬着过去?这样是不是表现良好的小M形为?他的脸涨得通红。然后他深吸一口气,眼睛一闭,腿一软,就跪在了地上。
“主人。”天,他不敢相信他把这两个字叫出口了,可是明诚发现自己反而不紧张了。他没有发现明楼愣了一下。
明诚感觉自己不长的头发被人扯住往前拉,于是他被带着爬动起来。明楼把他扯到沙发旁边。自己在沙发上坐下来。
“我想我们得聊一下。”明楼看着还跪在地上的啊诚“忘记你以前的一切,包括你的经历,你的想法,你的价值观。当然也包括以前你对SM的理解。一切按我的规则来。我想要的,不只是一个玩具,你需要成为我的一部分,我的左右手,我的意志的体现。不只是你的身体,你的灵魂也是属于我的。”
明楼捏着啊诚的下巴,让他看着自己的眼睛“比如没有我的命令,你不需要自做主张”
啊诚此刻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,原来想着讨好,却反而惹明楼生气。
就在啊诚眼泪快掉下来的时候,明楼放开了他“还有,称呼我为先生吧,不要叫主人。”
“是,先生。”
“你这么喜欢跪,就跪着吧。”原本觉得明楼温柔,现在啊诚只觉得明楼喜怒无常
“你的跪姿不标准”看着啊诚像祭祖似的跪下地上,明楼提出了要求。“以后任何事情,我会给你一次指导,一次纠正的机会,第三次出错,你将会得到惩罚。”
刚莫名其妙的惹明楼生气,啊诚更加小心翼翼。按照明楼的要求调整着跪姿。他把膝盖调整到与肩同宽的位置,直起大腿与腰部形成一条直线,身体的重心马上落在膝盖上,让他一阵不适和难受。而且明楼还要求他把手扣住放在脑后。
“嘴巴张开,把舌头露出来。”这个命令让啊诚感到脸红,但他还是照做了。
“嗯,以后我说跪下,你就保持这个姿势吧。”明楼留下啊诚继续跪着,不知道去哪里。

评论(5)

热度(66)